东京奥运会延期落定、体育赛事纷纷停摆 哪些中国企业受到影响?

东京奥运会延期一事终于落定,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东京奥组委、东京都政府和日本政府30日达成协议,推迟后的东京奥运会举办时间是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残奥会举办时间是8月24日至9月5日。

如今大型体育赛事的举行,不仅仅是单纯的体育竞技,更是一场大型的商业狂欢。一方面,大型体育赛事带来的是实实在在的门票收入、转播收入、旅游餐饮收入;另一方面,体育赛事的赞助商、广告商们,也都寄希望于通过体育赛事,来营销自己品牌与产品。

东京奥运会的延期,可以说是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体育赛事举办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今年以来不少国际性和全国性的体育赛事均因疫情影响延期或取消,而在这些赛事中,都存在着许多中国上市企业的身影。

图片截自2020年东京奥运官方网站
图片截自2020年东京奥运官方网站

东京奥运会延期,这些企业受到直接影响

对于企业来说,东京奥运会延期最直接的影响,就是2020年因为东京奥运会举办而带来的包括门票、转播、旅游餐饮等一系列收入。

从门票和旅游收入来看,凯撒旅业是2020东京奥运会中国奥委会官方票务服务机构及接待服务供应商、中国奥委会辖区独家票务代理机构,在今年5月宣布启动中国奥委会辖区票务运营工作。以奥运票务IP为核心,凯撒旅业还推出包括门票、观赛套餐、观赛团组、定制业务在内的多元化旅游产品和服务。

此前,在接受机构调研时,凯撒旅业曾表示,由于是短途旅游市场,东京奥运会是十几年中(票务代理、旅游服务)最好的机会,预计会对公司2019年四季度和2020年一季度的收入带来利好。

从转播的收入来看,CCTV拥有本届东京奥运会的转播权。拥有转播权除了带来广告收入之外,企业还可以通过分销转播权来获得收入。从过去的经验来看,自2008年以来的三届奥运会中,CCTV均将奥运会的新媒体版权以一定的价格出售给国内的多家网络媒体。

从体育运动员的经济业务与体育赛事营销来看,中体产业从2019年上半年开始就已经全面进入北京冬奥会和东京奥运会营销周期,为知名企业客户提供从运动员经纪到营销策划、执行的奥运营销全案服务。此前,中体产业曾参与2016年里约奥运会国家队赛前训练营相关筹备及服务工作,开展运动员经纪、体育营销咨询、体育公关等。

但需要注意的是,东京奥运会只是延期而非取消,因此对于上述的企业来说,东京奥运会仍然将在明年带来相应的收入。凯撒旅业就表示,作为东京奥运会中国奥委会辖区官方票务代理机构,凯撒旅业相关权益伴随东京奥运会而产生,只要东京奥运会没有结束,凯撒旅业的上述身份就不会改变。目前奥运会延期对公司造成的损失尚不能作出具体估算。

“奥运营销”危中有机

对于赞助商来说,东京奥运会的推迟,也将使得公司原有关于奥运营销的计划需要重新定制,而公司此前在奥运营销上的部分投入也难以见效。

从中国企业来看,阿里巴巴和安踏是本次东京奥运会赞助商中比较主要的两家中国企业。其中,阿里巴巴是本次东京奥运会最高级别的赞助商——国际奥委会全球合作伙伴(TOP),而安踏体育则在2019年10月成为国际奥委会官方体育服装供应商。

根据此前的宣传,阿里巴巴多次强调希望利用云技术,帮助搭建一个数字化的奥运会,同时达到提升国际品牌形象和走向全球化的目标。而安踏则希望通过品牌与奥运的结合,像消费者讲述一个故事,来实现品牌与产品的营销。

事实上,不仅仅是阿里与安踏,许多没有成为奥运赞助商的企业此前也都等待着东京奥运会的举行以“借势营销”。像比音勒芬则表示2020年将为中国高尔夫国家队征战东京奥运会研发设计奥运比赛用服,伊利集团则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官方合作伙伴。

甚至于方正证券还在一份研报中对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带来的品牌广告的投放表示期待,并因此看好主营业务为负责楼宇、电梯广告投放的分众传媒。

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尽管奥运会的延期对于不少企业的营销周期和结果会产生重大影响,并且让一些企业损失部分在前期宣传中花费的租金和物料,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企业的赞助费和营销费用就打了水漂。

国内著名体育咨询公司关键之道CEO张庆认为,多出一年时间筹划,对于奥运赞助商们也是一个潜在的营销良机。“对于品牌而言。一方面,你的营销时间变长了,过去奥运曝光会在赛事结束后从顶峰落到谷底,现在你多出一年,延期并不会改变你奥运合作伙伴的地位,另一方面,东京奥运具备了品牌营销渴求的那种特殊性(史上第一次被延期),如果这个时间段有所作为,很容易被记住,奥运营销并不只是简单的从名义上向公众告知你的身份,更需要深度挖掘和连接,这是品牌当下需要去积极着手考虑的事情。

体育赛事纷纷停摆,还有哪些企业将遇冲击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肺炎疫情所冲击,并非仅是东京奥运会,全球主要的体育赛事几乎均已停摆。在东京奥运会之前,欧洲杯已经明确表示将延期到明年6月,而且明年中国原定将举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第十四届全运会、国际足联俱乐部世界杯等赛事,这意味着2021年体育赛事议程拥挤,单个赛事的营销价值下滑,而且部分体育赛事或有被取消的可能。

另一方面,疫情蔓延之下,国内的如CBA、中超等竞技周期较长的赛事均已停摆,过去几年在全国各个城市火热举办的马拉松赛事也全部暂停。这对于不少为这些赛事提供运营、设备支持的体育企业也是不小的影响。

中新经纬梳理公告发现,在中国的上市企业中,还有这些公司与上述的体育赛事有关。

从体育赛事运营来看,金陵体育之前曾经为包括2011年深圳世界大学生运动会、2019年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多次NBA中国赛、历年CBA联赛等诸多国内赛事提供体育器材及赛事服务。中体产业则是国内覆盖地域最广的场馆运营服务机构。

从欧洲杯来看,当代明诚控股子公司新英开曼拥有2018年1月1日到2022年11月30日欧足联国家队系列赛事(包括2020年欧洲杯正赛及预选赛、2022年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等)的新媒体独家版权以及全球赞助商权益(包含赞助权和版权),因此2020年欧洲杯的延期举办将对新英开曼2020年度的经营造成较大影响。

从CBA来看,李宁是CBA的官方战略合作伙伴。李宁早在2012年便与CBA达成合作,2017年,李宁又与CBA达成5年10亿左右的弹性续约,再次成为其联赛装备赞助商。CBA官方主赞助商是中国人寿,相关概念股有青岛双星、浔兴股份、粤宏远等。

从马拉松赛事来看,中体产业旗下的子公司中奥跑路,更是国内多个城市马拉松赛事的承办单位。除此之外,上文提及的凯撒旅业也曾提供以马拉松赛事为核心的旅游服务,2019年,涪陵榨菜与中国田径协会达成战略合作,在全国各地赞助了16场马拉松赛事。